配资合同 不支持“互联网自由” 回旋击中希拉里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002157股票-每日公布三只牛股_2020最大的配资平台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沈逸

  美国东部时间配资合同 不支持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维基解密网站披露了美国配资合同 不支持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两万多封邮件,其中内容与希拉里参选2016年美国总统有关。引发美国政坛动荡。

  根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的消息,希拉里的竞选团队认为,是俄罗斯的黑客团队入侵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邮件服务器,窃取了相关邮件。而之所以选择在星期五披露相关信息,根据希拉里竞选团队主管鲁比·穆克(Rubby Mook)7月24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的说法,是因为共和党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可能从中获益。他直接宣称,“有专家告诉我们,俄罗斯国家黑客这么做的目的在于帮助特朗普。”他认为,“如果特朗普这个共和党人做了此事(与俄罗斯人配资合同 不支持勾结泄露邮件),那么,他应该被送上电椅(以叛国罪处以极刑)。”

  希拉里竞选团队的表态显然有些进退失据了,因为希拉里在国务卿任内的重要政策倡议,就是所谓的“互联网自由”,即鼓励非国家行为体通过自由接入互联网,反抗权威。当然,希拉里倡导的“互联网自由”,如其所公开说明的,是服务于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不过从实践看,希拉里打开了互联网自由的盒子,后果开始变得慢慢不受控制。

  一开始是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上不受控制,维基解密披露了国务院电报;然后是作为互联网外交作用案例的一些国家失去了控制,美国眼中的独裁者被干掉之后,地区局势陷入长期动荡,弥散着互联网和民主辞藻的区域成为了反美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温床;再然后,就是扔出去的回旋镖开始直接瞄准投掷者——希拉里——本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与希拉里此次遭遇了邮件门,被发现沆瀣一气,用各配资合同 不支持种不可言说的恶劣方式左右选举的相关情况,他们在网络空间被曝光了。

  这次邮件门,如果发生在除了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亦或发生在希拉里之外的其他美国政要,基本上都会触发一场颜色革命乃至政治动荡。现在希拉里还有民主党,展示了应对“颜色革命”的基本套路:首先是甩锅给对手,给可能潜在的获利者特朗普扣上个涉嫌里通普京的帽子;然后是让暂时还没有太多黑历史的奥巴马总统夫人米歇尔用不食人间烟火无视黑材料的情怀来一段高大上的演说,忽悠得铁杆粉丝个个热血沸腾;第三步是奥巴马总统站出来,用之前已经放过希拉里一马的联邦调查局背书,将矛头从希拉里与民主党高层在选举中搞三搞四上移开,瞄准被戏称为宇宙第一背锅大帝的俄罗斯普京总统;第四步是掌握——或者自认为掌握——主流舆论议程的亲民主党主流媒体积极配合,以转移舆论视线。

  讽刺的是,上述应对措施之所以被称为是套路,是因为之前被希拉里用互联网外交瞄上的非民主国家、独裁政权,基本上也是一样的反应。但一个显著的区别是,那些国家内,有一批通常被冠以公知的意见领袖,非常自然地顺着互联网外交的心意起舞,而在美国,则罕见这种情况。

  整体来看,从特朗普作为一匹黑马出人意外地崛起,到此次的邮件门,以及有可能持续不断涌现的以影响美国总统选举为目标的互联网爆料行为,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写了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进程和表现形式,让观察者在此过程中得以看到美版“颜色革命”的整体特征。这种体制外行为体借助网络空间的配资合同 不支持赋权能力,对精英主导的政治结构实施挑战的行为,是美国国内经济环境、社会氛围与政治生态长时段变化,与网络技术和运用相结合的产物。互联网从最初作为被美国政府控制和利用的外交工具,逐渐表现出失控乃至反噬的迹象,这证明了,深入认识和理解网络空间挑战的新特性是一个艰巨任务。

  可以确定的是,更多的不确定性因此被注入了美国的国内政治过程,并将对全球体系的变化带来更多的冲击和挑战。

关键词阅读:“互联网自由” 回旋击中希拉里